亚美游 > 亚美游AMG88 > 正文

傅传耀:我们的一九七八

2018-08-06 18:30   来源:网络

我们的一九七八

——献给1978年参加高考的所有学子

傅传耀

一九七八,

特别特别呀,

那年的春天哟,

羞涩,

温婉,

姗姗而来,

时令已过盛夏,

春雨,滴答、滴答。

小草说:

下吧!下吧!我想萌芽。

小鸟说:

下吧!下吧!我憋坏嗓子,早想叽叽喳喳。

小溪说:

下吧!下吧!还我本性,哗啦哗啦。

高山说:

下吧!下吧!回报你们烂漫的山花。

大地说:

下吧!下吧!春风沐雨,早该绿了。

忽然,

一道霞光万丈的闪电,

一声摧枯拉朽的惊雷,

一场天崩地裂的暴雨,

一缕五颜六色的彩霞,

草长了,

莺飞了,

溪满了,

花开了,

大地绿了,

揣着忐忑的小兔,

踏着刚毅的步伐,

沐浴阳光。

已经错过一九七七的开考,

一九七八,

我们来了。

一九七八,

给您说说我们这代人心酸的笑话。

不像一九七七,学兄学姐,

捷足先登,心驰神往,

更不像以后应届小弟小妹,

年龄整齐划一,容貌如玉似花。

曾经心灰永远关闭的高等学府,

大门徐徐开启,

突如其来的幸福哟,

我们犹豫彷徨,

我们心花怒放,

一张晚来的薄纸,

催下了喜悦的泪花。

老三届、新三届、应届生,

我们三代同堂。

还有那颠倒的历史,

以前的学生,

站在讲台上,

给我们当年的老师训话。

酸酸的果子,

悄悄地吞下。

还没到期末,

收到了稚嫩的电话,

“把成绩单带回来比比哟。”

“爸爸,妈妈”。

“妈妈,爸爸”。

六七十分的老学生,

除了尴尬还是尴尬。

令人羡艳的是师生同登一榜,

一个住上铺,

一个住铺下。

期末的考试总能捉弄我们,

学生总是名列前茅,

我们却甘拜风下。

一个班,

一百多条光棍汉,

只有几朵班花,

那随风飘移的眼光,

总是被同窗盯得把头埋下。

《这一代》,

《启蒙社》,

《炉中铁》,

深深的吸引着眼球,

跃跃欲试展示的是初出茅庐的才华。

怎么能忘记哟,

操场上微弱的路灯下,

学生会周末的晚会,

令我们手足无措,

目不接暇。

引吭高歌《我们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》

圆舞曲里,

踩田埂的脚步伴着充满萌动的青春,

尽情挥洒。

一九七八,

我们蓄势开跋。

时代的宠儿。

历史的巨轮,

我们不驾谁驾?

回到农村:

深知父老乡亲的疾苦,

他们并不是一群懒汉,

脑子里装满的千年烙印,

患均不患寡。

是我们亲手砸碎了,

“三级所有、队为基础”的锁枷。

到工厂去:

争取简政放权,

推动绩效挂钩,

膜拜过马胜利改革,

学习过乔光朴如何当家,

过剩的纺机,

我们高举铁锤一下又一下,

砸,砸,砸。

去了学校:

面对渴望知识的小脸,

就像回望我们的童年,

尽管我们没有经验,

校长,主任,担子敢扛下,

无论初中、高中,

初生牛犊虎不怕,

自己只有半桶水,

什么都敢教,政史、汉语、数理化。

三十多岁的我们啊,

好多尚没有自己完整的家。

走进机关:

打水拖地,

写墙报,画版画,

刻蜡纸印简报,

走路送文件,

骑车跑乡下,

出调研报告,

书写重要文件,

还有领导讲话。

时代成就了我们,

做决策、抓调度,

挑对手、跨战马,

疲于奔命,心里乐开花。

腐朽陈规,

过时制度,

蔬菜食品的票据,

排队分房的惯例,

福利渠道,

果断下闸。

微微开启的国门,

用力把它洞开,

吹进了新鲜空气,

飞进了几只苍蝇蚊子,

有伟人给我们壮胆“不怕,不怕”。

高高的文坛,

勇于攀登,

讴歌时代,

捧回诺奖,

反映生活,

记载历史。

再高的山,

再险的路,

持之以恒,

我们爬呀爬。

一九七八,

开启新时代,

真的很伟大。

回首往事,

时光流转,

有人问我们:

悔过吗?

没有!

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
任何人无法选择出身的时段,

嗷嗷待哺,

吃树皮,

咽菜根,

食野果,

最好营养,

是一块玉米粑粑。

正因为这样,

迸发的是不竭动力,

这一代人深知,

什么叫酸甜苦辣。

呀呀学语,

手捧红宝书,

本该书生意气,

义无反顾,

到广阔天地里滚一身泥巴。

“上海那么大,没有我的家”,

“美丽的西双版纳,留不住我的爸爸”。

食过生肉,

满身虱子,

时代的孽债,我们亲身演绎,

岁月的蹉跎,我们童颜白发,

看似残酷的积累,

练就的是,

心忧天下!

卅多岁仍是光棍一条,

快过高龄产妇尚未谈婚论嫁,

压抑着青春,

响应了号召,

一对夫妻只有一个娃,

有人说时代对我们不公,

我们体会是:

正好,负担轻,一辈子都潇洒。

一九七八,

四十载春秋冬夏。

四十载青春浪花,

四十载岁月如歌,

四十载理想升华,

我们该向您挥挥手,

再见了!

但还有两句心里话:

感恩翻天覆地的伟大时代,

生得逢时,

幸运弄潮,

踏浪前行,

我们成了时代宠儿,

永远永远,

散发着正茂风华。

还有永葆青春的伟大组织,

“教我们学走路”,

“教我们学说话”,

我们是历史的舞者,

是您提供表演舞台,

我们成就共和国的四梁八柱,

是您将我们在火红的熔炉里锻造捶打。

发自内心的说一声:

谢谢您,妈妈。

感动一九七八,

奋斗一九七八,

享受一九七八,

魂牵梦绕啊,

一九七八。

永载史册,

伟大的一九七八。